2015年2月5日 星期四

緬甸男孩


走在熱鬧非常的夜市,越往裡邊走就越是漆黑,人潮也隨著稀少,一直走下去走到盡頭竟出現一家亮著寥寥幾根燭光的簡陋小餐館。我們看著它雖然簡陋,氣氛倒是不錯,於是就坐下了,我們是僅有的顧客。小餐館主人是個婦人和一個男孩,想是婦人兒子。

點了啤酒,送到時卻是涼的,我們沒多想就脫口問有沒有冰的,男孩靦腆地答說餐館並沒電流供應。連燈都沒,遑論冰箱,涼就涼的罷。

牆壁一角掛著吉他,男孩羞澀地說是他的,慷慨地從牆上卸下遞給我們。吉他有點殘破,調音的弦扭損壞,輕輕一刷,琴聲質樸就如男孩,有時候吉他用久後確實彷彿會吸收了主人的脾性。

我們互相輪流彈奏,聽到音樂的男孩似乎變成另一個人,眼睛發亮,唇邊拉開了大大的笑容,邊聽我們唱歌邊應聲附和。他熱愛吉他,雖只是個初學者,卻幾乎每天無時無刻都抱著它。他高聲唱著緬甸民謠,手指在吉他弦上歡快撥動,充滿熱情,充滿真實的生命。

只要有對生活的熱忱,電燈、冰箱、電流,竟是顯得多餘。

文/耳東熊
圖/鳥米

沒有留言:

Twitter Delicious Facebook Digg Stumbleupon Favorites More

 
Powered by Blogger